女权主义

关于女权相关话题,我似乎从来还没有正式应对过。今天在即刻看到有人吐槽顺便交流了几句,有些感慨随手记录。
关于理性避让女性的态度,我是非常支持的,只是这个态度,往往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处理下,有的化为小事,有的被上升为女权。现在很多时候,“女权”已经戏称“女拳”,带有贬义色彩了。之所以这样,我想应该是搞不清什么是自身权益的人有直接关系。历史的长河里,男尊女卑的历史是不可否认的,从而来说,几千年里对于女性自身能力的历练自然积累也就会少,所以从这个角度,应当礼让女性。不过,现实当中却又那么多的女性,分不清

关于女权相关话题,我似乎从来还没有正式应对过。今天在即刻看到有人吐槽顺便交流了几句,有些感慨随手记录。

关于理性避让女性的态度,我是非常支持的,只是这个态度,往往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处理下,有的化为小事,有的被上升为女权。现在很多时候,“女权”已经戏称“女拳”,带有贬义色彩了。之所以这样,我想应该是搞不清什么是自身权益的人有直接关系。历史的长河里,男尊女卑的历史是不可否认的,从而来说,几千年里对于女性自身能力的历练自然积累也就会少,所以从这个角度,应当礼让女性。不过,现实当中却又那么多的女性,分不清那部分是自己的权益,那部分是自己的无知,借着女权主义的口号滥用了这份权益,似的某些气头上的人,也或者本来就偏见的人,极力抨击女权。此类案例多了,女权一词自然也就贬义了。

现在在几个主要网络社区中,大家似乎都已经形成了共识,比如某个社区分享一件事,很容易会发现会有人评论说如果这件事拿到微博上就会被女拳喷死,可见微博对于女权话题的贬义意味更加浓重。

归根结底,权益始终是目标群体应该有的,女权作为女性特有权益,本身也是合理的。不合理的是那些滥用了这份权益的人!

换个其他角度理解:我完全支持立法保护精神病人,但我极力拒绝对那些出了事故就甩出来一份精神病病历报告的人不被法律制裁!


统计

查看:180
点赞:0
踩:0
评论:0